2020年12月01日 星期二 15:40:48
首页 时事新闻 加国新闻

内幕:文件披露加拿大早期抗击新冠疫情计划

【星星生活记者捷克佳编译报道】一段时间以来,西方的一些媒体和政客,甚至民间组织扬言“秋后算账”,要中国为新冠疫情在世界各国的蔓延买单。近日,有媒体通过解读加拿大应对疫情的早期文件发现,至少在加拿大,相继采取的防范措施是在对这种未知病毒不断发展的认知中逐步推出。

正如特鲁多总理在4月7日的讲话中表示,“这是前所未有的大流行,每天都面临新的挑战。每天都有新情况和新数据,在整个过程中,我们都会根据最佳建议做出决策。”


【图:特鲁多总理在4月7日电视讲话,宣布生产更多加拿大的医疗物资和设备。CBC新闻截图】

这些披露的内部文件中信息量巨大,从有关病毒传播能力的建议,撤侨用军机还是民用包机,运抵中国的救灾物资,外交部门的对话与沟通,边境应采取的措施,医疗物资的库存需求,还有政府部门的内部运作等。

据4月7日加拿大电视台CTV报道,2020年初,联邦政府发出的信息是,本国感染冠状病毒的风险很低,但这种迅速传播的疾病最终传到了加拿大国土。在1月初,因加拿大没有确诊病例,政府没有说对该新型病毒正在进行“积极监测”。至3月中旬,政府撤侨并评估国家的物资储备,同时不得不更新公共卫生建议,暗示多达70%的民众可能感染这一疾病。


【图:CTV报道文件揭示加拿大早期的COVID-19计划。CTV新闻截图】

通过该台获得的数百份文档,可以看出这些政策上的变化是在对这种未知病毒不断发展理解的反应。这些文件提供了在识别新型冠状病毒并将其标记为COVID-19之后的几个月中,联邦进行的一些早期对话内容和决策的概览。

在文档中,最常重复的陈述之一是:“这是一个不断发展的局势。”(This is an evolving situation)

势态不断变化的一些事例包括:最初考虑在其中一架撤侨包机中将数吨物资送往中国;认为如果没有长时间紧密接触,该病毒就不会轻易传播;建议对国际旅客没必要关闭边界等。

这一信息是在3月15日提供给众议院卫生委员会的文件中。为响应该委员会在2月下旬要求提供的内容,这份文件的内容超过1000页,其中包括为卫生、交通、公安、外交和国防部长等就冠状病毒的爆发做好准备的简报、备忘录和高官的电邮的所有文件。

尽管众议院卫生委员会尚未发布这些文件,但由于联邦政府的“信息访问系统”已基本停止,这些文件被认为是公开的,并且是有关联邦政府对COVID-19做出回应的首批文件。

将这些文件上交给众议院卫生委员会之后,在过去数周的决策过程中,COVID-19大流行病一直在迅速发展。尽管爆发初期存在政府间的合作,但文件中的许多信息目前都已过时。

这些文件的主要要点如下所述:

**专注协调与控制传播

在整个疫情危机期间,联邦政府声明并重申了与各省区相关部门之间正在进行的合作和联系。缺少这一点被认为是当年应对2003年SARS疫情的严重缺陷,并努力表明已吸取了这一教训。

在1月下旬,即中国首次发现新冠病毒后几周,官员们正在准备定期的简报文件,主要是谈话要点和标有“机密建议”的问答,以供联邦卫生部长哈伊杜(Patty Hajdu)在与她的省级同行通话中使用,冠状病毒是这些谈话的中心话题。


【图:2020年1月26日,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与卫生部长哈伊杜(Patty Hajdu)(左)以及副首席公共卫生官Howard Njoo博士在渥太华参加新闻发布会。图源:加通社】

这些文件表明,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和副手恩乔(Howard Njoo)也与各省区卫生厅长及卫生官员一起参加了这些电话会议。

此间的通话涉及国际病例,突出了流行病学和加拿大的风险。有关建立国内应急准备和正在进行的跨辖区协调措辞反复出现。

为卫生部长在1月30日举行电话会议准备的笔记显示,正如她当时在公开场合所说的那样,加拿大人面临的风险仍然很低。那时,安省和BC省已经从武汉旅行史的人中发现了最初的几个确诊病例。

1月30日电话会议的谈话要点包括,由于全球旅行,防止病毒到达加拿大“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国内的重点应该放在“控制其传播”上。

到2月中旬,信息已传达出联邦规划开始建议采取进一步措施,并着眼于“如果局势继续发展,则将对社会和经济产生影响”。

大致在同期,加拿大从中国撤侨,并开始计划救援滞留在游轮上的国民。他们在电话上讨论了有关在空军基地CFB Trenton或位于安省Cornwall市的NAV Canada中心进行隔离检疫的详细内容。

在二月中旬,还标记出游轮是“国际上对遏制努力的主要挑战”。尽管联邦政府宣布将加拿大邮轮季节的开始时间从4月2日推迟到7月1日,几乎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图:加拿大Covid-19疫情变化图,从1月25日首例确诊病例至3月15日。图源:CTV】

**评估库存与市场压力

在卫生部长与相关方通话的简报中,截至2月10日,对个人防护装备库存的评估正在进行中,并试图尝试采购更多的物资。

加拿大公共卫生部门已开始对各省区“脆弱地区和确保足够国内供应的选择进行调查”。在此之后,似乎还有另一行提到加拿大的供应,尽管文字已被修改编辑。

该建议文件还指出,采购N95和外科口罩的尝试正在进行中,交付量因不断增加的市场压力而被行业所错开。一周后,2月19日的电话简报显示,正在开展工作以“保护和协调各辖区的个人防护装备供应”。

现在,将近两个月后,要想从国外获得这些抢手的产品仍然十分艰难,联邦政府承认可能没有足够的库存,已要求国内公司调整生产线,制造加拿大一线工人需要的救生用品。

**边境措施逐步升级

在2月12日为公共安全部长布莱尔(Bill Blair)提供的电邮和文件中,标有“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对COVID-19响应的支持”,部门官员描述了他们如何被要求提供帮助。 CBSA在文件中说,加拿大公共卫生署要求CBSA帮助他们从旅客那里收集信息,以协助追踪接触者。当时仅限于过去14天到过中国湖北省的旅行者,但“将来可能会扩大到其他旅行者。”

该文件指出,这两个机构已经为返回加拿大并有湖北旅行史的人制作了一份基本信息表,并正在寻求部长的批准以印制该表,分发给加拿大的所有主要机场。此后,该信息将传递给加拿大公共卫生署以跟进这些人员,CBSA建议“立即实施”追踪联系人。

基于其他文档中的引用,该表格在一周之内得到批准和实施。根据文件,表格中的内容包括电话号码和地址等信息,旅行者还被问及他们在返程飞机上所坐的座位,以及打算在加拿大停留多长时间。


【图:疫情下的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图源:CTV】

文件显示,截至东部时间2月11日下午4点,根据从旅客那里收集到的数据,共有1,267名旅客在入境加拿大时报称他们曾在湖北省旅行,他们在自助入关机上对该问题选择“是”。其中846位是加拿大公民,122位是永久居民,还有299位是出于各种原因而来的外国人,这些人主要来自中国和美国。

截至2月22日,已确认有2226名旅客从湖北省返回,其中31人提交到加拿大公共卫生署,这当中有三人被转诊接受进一步的医学检查。

CBSA的其他文件还显示了已批准的答复,这些答复是针对机场的准备情况、标志和其他检查的问题而准备的,以及针对边防人员的保护措施。在COVID-19抵达加拿大初期,公共安全部长布莱尔就公开分享了这些所有信息。

关于对回国旅客实施《隔离检疫法》的讨论也在2月中旬进行。在政府将数百人接回国并在联邦机构完成为期14天的强制隔离之后,这一决定在几周后做出。

有关针对非必要的旅行关闭加美边境以及禁止大多数非公民进入加拿大的内容,在移交给委员会的所有未编辑页面中均未出现。

但在疫情爆发初期,针对潜在的一系列准备回应中包括了加拿大是否会关闭边界或禁飞中国的问题。回答是:“否。加拿大政府以及各省区建立了多种系统,以准备、检测和响应预防加拿大境内严重传染病的传播。我们也知道中国已经采取了非同寻常的措施。”

当时,这种方法符合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建议。

**摘要文件分析经济损失

根据截至2月20 日针对COVID-19标有 “高级摘要” 的经济分析文件,政府官员注意到该病毒可能引发的数十亿元的经济损失。直到3月11日,它才宣布为全球大流行病。

经济分析中包括以下几点:由于COVID-19,世界经济可能在2020年第一季度遭受2800亿美元的打击;对国际航空业的直接影响已经看起来比非典更为严重,原因是取消航班的次数增加,乘客座位减少。国际民航组织的一份报告估计,本季度损失高达50亿美元;从中国的进口将在2020年上半年下降,这可能会影响零售和批发业,而出口中断将“严重”影响林业、采矿和农业部门。


【图:新冠疫情对股市的影响。图源:彭博社】

**急于向中国发送物资?

另一份未注明日期的记录指出,中国已表示其个人防护装备供不应求,所要求的物品不在加拿大的救灾物资储备中,因此加拿大政府前往国家紧急战略储备库和加拿大红十字会“采购要求的物品”,如罩衫、口罩和防护服。

1月31日的另一封电邮指出,他们希望发送中国的货物包括计划在2月和3月到期的个人防护装备,这一捐赠可以在“不影响加拿大供应”下进行。

该电邮还讨论了利用撤侨飞机将物资运往中国的可能性。加拿大公共卫生暑主管官员Marnie Johnstone在一封电邮中写道:“我们有一些国家紧急储备库存……可以捐赠这些库存而不会影响加拿大的供应。问题的紧迫性与撤侨飞机将这批物资运往中国有关。尽快寻求同意……以便我们进行后勤工作。”

但最终并非如此,不是撤侨飞机,而是在加拿大红十字会的协助下,将物资通过货机运往中国。

提及向中国提供的物资时,他们称截至2月2日(送往中国的数天前),物资的估价为50万元。政府2月9日发布关于的物资的官方公告称,加拿大在此前一周已发送了“约16吨个人防护装备,如衣物、面罩、口罩、护目镜和手套到中国”,以协助中国应对疫情。

在加拿大疫情爆发之后,中国银行和华为都向加拿大捐赠了数千种医疗用品作为回报。

**制订军方撤侨计划

这些文件包括国防部长石俊(Harjit Sajjan)与国防部参谋总长万斯(Jonathan Vance)之间的一系列电邮,并有一些修改。参谋总长Vance正提供最新消息,寻求与批准从武汉撤离数百名加拿大人,并在空军基地CFB Trenton进行隔离检疫的有关计划,以及将更多加拿大人带回家的未来计划。

讨论的一部分是关于使用军机还是商业包机。在1月29日的一封电邮中,国防部长石俊在将包机发送到中国之前一个多星期,表示他不支持派遣军机,并说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可以找到民用包机的选择”。

最终,是包机而不是军机将那些加拿大人带回了家。


【图:首架撤侨包机抵达安省特伦顿空军基地。星星生活读者汪女士供图】

国防部的其他文件包括有关武汉撤侨的运作和后勤信息,以及特遣团的详细时间表。如包括基地设施的照片,航班路线和所提供餐食的示例,以及他们将要停留位置的地图。其中还详细说明了军队的职责,从出发和到达时的医疗检查,到他们的住所和隔离检疫,以及之后的基地净化。

类似的政府运营中心计划也同时提出,以供钻石公主号乘客在安省Cornwall市停留。其中同样考虑包括为隔离检疫人员提供更多衣服以及游戏和舒适用品等。

其他电邮显示,国防部长于2月下旬联系参谋总长,获取有关受到冠状病毒影响军人的更多信息。其中包括一名学员,他被卫生官员告知,与从伊朗回来后对COVID-19测试呈阳性的某人一起乘坐国内航班,其后导致另外三名近距离接触学员被隔离。

**隔离检疫者的一封信

这些文件中有一封信,似乎是从钻石公主撤侨后被隔离检疫者的来信。该信转交给加拿大卫生署,后经多次回复与修改的电邮,最终似乎已经送达国防部长石俊。


【图:加拿大国防部长石俊。图源:加通社】

文件修改者在其中提供更高的透明度,包括每日报告检疫区中的任何人是否检测出阳性或有症状,以及是否将他们全部作为一种安心的方式进行检测。

该位人士写道:“请注意,我们的隔离检疫和遣返压力很大。除了丧失人身自由外,还不确定我们自己是否被感染、感染的后果,隔离的时间及其过程令人沮丧。”

国会议员似乎对此电邮做出了回应,因为他们称这封信来自“选区”,但发件人已被删除。“我很高兴您回到家中,磨难很快就会结束。我要感谢您在整个噩梦中表现出的极大的幽默感和耐心,”回应中写道。

**对于病毒的早期认知

根据各部门1月下旬对有关冠状病毒的问题提出的一系列建议答复,政府对这种疾病的了解比目前要有限得多。

有人指出,当时尚不清楚该病毒在人际间传播的程度。“病毒的传播似乎需要长时间的密切接触,就像在家庭中发生的那样,”一位准备好的回应中如此表述。但从那以后事实并非如此。

当时给一线医疗人员的建议是“警惕旅行者的异常情况”,但官员们认为,当时健康的旅行者在访问中国或该国任何隔离的城市时不应该戴口罩。在一周之内,政府对在中国的加拿大国民的建议是,如果他们的旅行不是必需的,则因考虑通过商业手段离开。

面对有关向国民提供有关COVID-19的滚动建议以及为何一些措施的实施晚于其他国家(如戴口罩)的问题,联邦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继续强调说,对这种病毒及其传播的研究每天都在变化,因此,联邦政府针对民众的建议将继续更新。

最新的例子是谭咏诗有关加拿大人在公共场合戴非医疗口罩的立场转变。

**外交领保注意事项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在一份经过大量修订的文件中为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准备了笔记,供他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进行对话。删去了标有“领事案件”的部分,但在通话的多个具体目标的之间划有一条线,即“强调希望在冠状病毒局势之下,持续接触被拘留的加拿大人。”

在这份文件中向部长提出的“关键信息”包括鼓励中国“与国际伙伴保持透明的态度”。最近,一些人质疑中国对疫情的处理方式,以及他们对该国死亡人数的公开程度。


【图: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资料图】

在向委员会提供的类似文件中,还详细介绍了外交部长与法国,泰国,德国和日本同行进行通话的背景。

在为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与美国副国务卿比根(Stephen Biegun)通话而准备的笔记中,一个未编辑的问题似乎是加拿大询问美国在中国的领事案件是否面临“类似的挑战”。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否与被拘留的两位加拿大人有关,中国当局称他们的权利在大流行病中受到保护。

**部门修订及时提示

发布这些文件的流程规定,为保护加拿大人以及处理该文件公务人员的隐私和个人信息,文件必须进行必要的修改。这些由众议院法律文员和国会律师公室处理。

但根据法律文员和国会律师Philippe Dufresne的一封信,这些修改是在部门制作之前进行的。

除个人信息和隐私抹除外,还进行了进一步修改。加拿大卫生部副部长刘易斯(Stephen Lewis)在向委员会提交的意见书中表示。“避免损害国际关系以及与各省区的关系,保护考虑给部长的建议信息,保护政府资产,保护律师-客户权益。”

他说,“政府在这项工作中的主要目标是尽可能多地披露相关信息。”并补充说,这些文件的制作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费用”。

该部门事先进行的修改似乎导致国会律师Dufresne办公室与部门代表之间举行会议,官员对提供未经编辑的信息(通常无需披露)表示担忧。尽管这是律师的意见,即众议院及其委员会“是适当的权力”,以确定是否可以接受任何保留文件的理由。

现在由众议院卫生委员会成员考虑他们是否对部门修改后的文件感到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