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引起强烈抵制?

11 月26 日10 点51 分,中国人民网一篇《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让国内学界和科技圈开始并持续了长达一天的地震。

为什么引起学界强烈抵制?

事实上,在当天下午众多负面报道出来之前,这起事件便已引起了强烈的负面舆论,其中最先发出批判声音的是学界。

122 位科学家联合发表声明抵制称“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形容”。贺建奎任职副教授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学也对外公告,表示贺建奎副教授“将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人体胚胎研究,生物系学术委员会认为其严重违背了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

不难看出,学术界抵制的核心是将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人体胚胎,这一行为被学界称之为“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这里面牵涉到两个概念,一个是基因编辑技术,另一个是基因编辑技术作用的对象:胚胎。

顾名思义,基因编辑能对目标基因进行“编辑”,包括删除不想要的基因;修正删除不了的错误基因;把有用的基因插到稳定、安全的基因组里。

做个不是十分恰当但容易理解的比喻,基因编辑技术就好像用PS 技术对一张图片进行加工:裁剪、涂抹、调色,让照片变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同样的,基因编辑技术也能让我们的身体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比如治疗传统医术难以治愈的疾病,去除胚胎细胞中可能的遗传病基因,甚至定制一个婴儿,通过改造基因来增加肌肉质量、身高或智力。

使用基因编辑技术治疗艾滋病

艾滋病病毒进入人体后,需要借助一种名为CCR5 的基因,才能完成感染。也就是说,借助基因编辑技术改造或删除掉CCR5 基因,就能对艾滋病病毒免疫。

曾经在2015 年,中山大学黄军就团队尝试对胚胎进行基因编辑,虽然并未移植到人体内,并且在14 天内销毁,但依然引起了巨大的争议。

“14 天法则”是对胚胎干细胞进行基因编辑的底线。2003 年我国科学技术部、卫生部印发的《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明确规定“利用体外受精、体细胞核移植、单性复制技术或遗传修饰获得的囊胚,其体外培养期限自受精或核移植开始不得超过14天”。  2016 年5月,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ISSCR)对干细胞领域的研究指南进行了更新,再次强调“科研人员应继续遵守在体外培养人类胚胎不超过14 天的惯例”。

贺建奎这次做法正是因为突破了“14 天法则”的底线,才被称之为“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在之前的案例中,科学家编辑艾滋病患者体细胞的CCR5 基因,只会影响免疫细胞,即使出现其他不良影响也仅局限于患者个体。而贺建奎对受精卵进行基因编辑后,所做修改可能影响婴儿所有的细胞,包括生殖细胞。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教授王立铭在一篇文章中解释道,如果婴儿长大后成家生子繁衍后代,Ta 体内编辑过的CCR5 基因便会被遗传下去,进入人类整个群体中,成为人类基因库的一部分。而如果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剥夺对方的生育权,又残忍且不现实。

目前,CCR5 基因缺失已经被证实会造成免疫缺陷,导致其他病毒的易感,至于更大的危害还不是很清楚。这就意味着,根本没有人可以确定,被编辑过CCR5 基因的婴儿,会给整个人类基因库带来什么,更别论上面提到的CRISPR/Cas9 技术可能存在的脱靶风险。

通过基因编辑预防艾滋病这种方式也饱受质疑。贺建奎招募的夫妇均为男方患病而女方健康,美联社的报道明确指出,基因编辑前曾对男方的精液进行过洗精,这一措施是可以分离出“干净的”精子用于培育试管婴儿的。即便是女方患病,用上成熟的阻断疗方,孩子也有很大可能不被感染。基因编辑在预防婴儿会遗传艾滋病这事上,显得多此一举。

恐慌的远远不止在于技术本身

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本质是,领域内科学家能做成、但选择不去做的事情,贺建奎直接做了。

如上文所说,科学家们没有做这件事的原因有很多,技术水平不够成熟、无法检测所有潜在脱靶位点、无法控制日后潜在风险等。而即使多年以后技术上的难题被攻克,又或者极端乐观情况下人类可控制风险,可基因编辑胚胎本身的伦理困境,依然存在。

显然,此次这起事件中婴儿父母的目的并不在于“生出健康无艾滋病的孩子”,而是“生出永远不可能得艾滋病的孩子”。贺建奎项目中最开始经过“洗精”所合成的胚胎已经不携带病毒,参与的夫妇也可自主选择使用已编辑或是未编辑的胚胎。

一旦这种做法被认可,人们大规模使用基因编辑来改造胚胎使其可避免病症,未来很有可能出现基因歧视:有些人生来便无需过多操心健康问题,有些人只能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这种差异,在婚恋市场上必将成为一大择偶标准,甚至超过有车有房。

而当基因编辑技术的潘多拉魔盒打开,人们的诉求也不会只局限于“预防病症”。

在医美大规模推广之后,“美容”也能通过“治病”的形式去实现。应用到基因编辑上,长期受痤疮和脱发困扰的当代年轻人必然举双手赞成预防此二病症,新一代的营销号标题都会顺势鼓吹《为了让孩子远离长痘和秃顶,从现在开始努力赚钱》。

再把痤疮和秃顶的概念稍微引申一下:

《比胎教还管用,提升孩子智力,从此一劳永逸》 《孩子身高通常难以超过父母?基因编辑可实现人均两米》 《还在担心整容不够自然吗?来这里,让孩子一出生就赢在起跑线上》 ……

可见的后果是,拥有权力和金钱资源的人将有能力改造后代,使他们从出生之初便优于同龄人,包括但不限于健康、外貌、智力等。而能力不足以支撑基因编辑手术的人们,其后代想要通过本身的努力去奋斗改变人生,可能性将更加渺茫。

如果基因编辑技术真的能达到高度成熟,且被大规模推广,其带来的最可怕后果是,不同阶层的人将被以更加坚固的城墙分隔开来,难有翻身之日。

如若基因编辑时代真的来临,那时候的每一个人在出生之前,便已失去了与他人公平竞争的最基础权利。

这是对“众生平等”这一人类终极理想的最大嘲弄。

本文转自 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