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谎言和谋杀,温哥华华人富豪的隐秘人生

【2018年12月20日发表】这可能是中国移居海外的富豪之中,发生过的最惨烈案件——3年前的2015年5月2日深夜,一位叫苑刚的42岁华人富豪在自己豪宅中惨遭杀害,并且被残忍分尸。犯嫌并不是外人,是和他共同居住在这套豪宅中的表姐夫赵利。

被害人苑刚

两年后,这一案件的庭审才缓慢展开。今年5月,赵利在法庭上语出惊人:“我感觉当时是在切一头熊”。

如今,凶杀案还没有判决,赵利又被卷进苑刚的遗产案中作证。苑刚生前的5名女友带着7个子女,准备争夺他的1600万美元遗产。她们在最近几周连番出庭,爆出大量细节,包括苑刚生前交往了上百个女友,他给其中的68人做了“花名册”,还留下了大量不雅视频……

富商,豪宅,肢解,乱伦,女友,私生子……三年过去了,苑刚的故事好像才刚刚开始。

1

凶杀案

因为这起凶案在当地反响极大,苑刚的弟弟苑强聘请的律师团队,罕见的在案件审理之前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说明情况。

案发地,苑刚的西温豪宅

家人恩怨

按照苑强在发布会上的说法,这就是一个典型的恩将仇报的故事。

赵利一家很早就移民到温哥华,但在当地一直混得很差。2007年苑刚移民过来后,想着亲戚之间有个照应,于是开始慷慨地接济他们,甚至让他们一家子都住在自己的豪宅里。没想到升米恩斗米仇,最后他们越来越贪婪,竟然谋财害命。苑强的律师约翰逊(Chris S. Johnson)也在发布会称,他相信这起谋杀案涉及金钱问题。

豪宅内景

据报道,案发时的豪宅在乔治国王路963号(963 King Georges Way),由苑刚在20010年以600万加币的价格买下,一共有三层5间卧室,7个卫生间,游泳池等豪华设施一应俱全。而这套房屋登记在赵利、李小梅夫妇名下,由他们帮忙打理,照顾苑刚在加拿大的饮食起居。房子除了住着他们一家三口,还有两名华裔员工和保姆等。

虽然苑刚资产上亿,出手大方,但在加拿大开销巨大。豪宅中的居家保姆每月的工资折合人民币就有两万左右,苑刚的劳斯莱斯和宾利两部豪车,油耗以及保养都非常昂贵。再加上赵利一家的开支,两个职员的工资,以及不时招待国内亲友,苑刚在温哥华一个月的生活费起码在20万人民币以上。

嫌犯赵利

而且,苑刚移民加拿大后成立了一家农业公司(State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这家公司在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管理约7520英亩土地。苑刚把公司交给赵利经营,直到他经营不善,与阿尔伯塔省合作伙伴发生纠纷,遭对方索赔60万加元才收回管理权。但苑刚依然对赵利十分关照,豪宅照住,生活费照给,还委托他们一家帮忙办理一些财务上的事务。2013年,甚至还借给赵利200万加元炒股,结果赵利亏掉了180万。

据苑强的律师约翰逊透露,苑刚和赵利的矛盾冲突,还是源于萨省的农场。在加拿大农场很赚钱,因为赵利管理不善,苑刚在2015年初决定把农场卖掉,案发前合同已经拟好,定在5月28号完成交易。

赵利得知此事后,希望分一部分钱。因为这块地当初是他帮忙考察介绍的,苑刚曾口头答应如果以后卖掉,会分给他50万加元。

但这一次,苑刚不愿意再出钱了。两个人吵了一架。

为了缓和气氛,吵完架后苑刚问起赵利枪托的事。在苑刚的豪宅里,有一间“枪房”,2015年5月2日一早,赵利当众拿出一把猎枪炫耀。他发明了一种枪托,可以让新手打猎者把枪固定在腰上,这样容易拿稳,射击时准头也更好。赵利于是拿出枪展示给他看,苑刚听完很感兴趣,跟赵利说可以成立一家公司,专门卖这种枪托,再请两个英文好的年轻人一起经营。

这时,苑刚带着玩笑和余怒,说出了那句让自己身亡的话:“每月给你4,000元工资。”

这句话再激起赵利的不满,两个人打了起来,苑刚回头准备拿枪,赵利先找到一把锤子冲过去砸了苑刚的头。但是苑刚因为身材更强壮,抢过了赵利的锤子,向赵利挥过来。慌乱中,赵利拿到了枪,对准了苑刚。

“我很害怕,我开了枪。第一枪后,他抬起头,手举得很高。我太害怕了,又开了一枪,然后他躺在那儿不动了。我脑子全乱了。想着:‘怎么回事?发生了啥?我麻烦大了’,然后我就想得赶快把它清理干净。”赵利事后对警方这样说。

最后经加拿大法医验尸,发现苑刚身上有四处被钝器袭击的痕迹,而致命伤是脖子上的枪伤。

苑刚死后不久,表姐李小梅和苑刚母亲散步回来,一进门,看到客厅的鲜血,老太太当场昏倒。醒后赵利劝她们二人赶快离开现场,撇清嫌疑,两个人赶紧离开。最后,李小梅犹豫很久,还是在当晚向当地警方报案。

恐怖分尸10小时

苑强的律师在案发后质疑警方:接到警报赶到现场后,却迟迟不进去拘捕嫌犯,只在房子外用喇叭喊赵利出来自首,耗了快十个小时,一直到赵利分尸完毕,销毁了所有证据。

根据庭审记录,首批到场的警员称,案发时持盾牌进入房子的后院,听到了断断续续长达3小时的电锯声音。在后院监视的警员说,看到一名亚裔男子多次进入厨房洗手,顺便洗碗碟。该男子过程中还洗了一把电锯,警察清楚看到电锯上有深红色的液体,该男子洗完电锯甚至还淡定地吃了一根香蕉。

对此苑刚的家属气愤指责,说加拿大警方“胆小如鼠,房子后院都是透明玻璃房,警察可以清楚看到赵利的一举一动”。

当时在现场的警员利肯(Sandra Rijken)出庭作证时称,由于指挥中心说犯嫌持枪,很可能伤及附近民众,因此要等到可以安全拘捕时才能行动。当时所有警察都是持枪在手,并组队持防弹盾牌悄悄潜入房屋外围的花园。警员也用普通话、广东话和英语轮番喊话让犯嫌出来自首。

另外两名第一批到场的警员豪尔(Ian Hall)及麦克林(Mark MacLean)也出庭作证,两人都说当时约在午夜时分进入后院,躲在暗处观察亮着灯的厨房。他们看见房内有一名亚裔男子,频繁的到厨房的水槽来洗手,不仅洗手,还洗了手臂、手肘,甚至自己的颈部,洗的时间明显比一般洗手长很多。其中一趟来洗手的时候,该男子还顺路把厨房水槽旁边的碗碟一起洗了。

豪尔透露,在凌晨3时左右,这名男子拿着一把黄白相间的电锯在水槽内清洗,他明显见到由电锯流下深红色的液体。他称男子洗电锯洗了很久,中间还将电锯浸泡在水中,期间还吃了一条香蕉,表情轻松淡定。豪尔说由于厨房非常明亮,但后院却一片漆黑,所以他们警察躲在后院可以清楚看到厨房内的情况,包括该男子清洗过一个铁槌。等到日出后,又见到该男子拿着一柄猎枪,在房屋范围内走动。

在法庭的供述中,赵利说把苑刚切碎了,然后就堆在车库里。他把尸块装进塑料袋,去把电锯洗了,顺带把之前用过的锤子也洗了。除了锤子和电锯外,他还洗了猎刀和杀死苑刚的那把枪。“因为我们打架之后,我手上有血,我就拿来洗,把所有东西都拿来洗。”赵利说。

洗完所有罪证后,赵利甚至跑去房间睡了一觉。早上醒来,他给自己煮了一碗面。上午八点,赵利出门自首。警方将赵利制服后,开始搜查房间,他们随即发现分尸的地点在车库,在里面一共发现了十一个装垃圾用的黑色塑胶袋。验尸官着手拼接尸体后发现尸块不全,赵利交代车库的冰柜里还有两袋。到最后,苑刚的内脏还是没有找到。

赵利被警方指控二级谋杀和亵渎尸体两项罪名。

乱伦疑云

2017年5月,凶案开始在加拿大预审。几天后,震惊的一幕发生。赵利突然在法庭上招供了行凶的真实原因——苑刚胁迫他,想娶他的女儿赵一铭。

赵利庭审素描

赵利供称,事发当天讨论枪托生意时,在苑刚说只给他开四千元工资后,他虽然非常生气,还是压抑怒火解释说,这是他的发明,理应分到所成立的公司至少1/3的股份。然而苑刚很不以为然,他说这个枪托非常容易仿制,还不知道能不能赚钱。

接着,他说了那句真正让他送命的话:“你把一铭嫁给我,我就给你合资公司50%的股权”。

赵利说,当时他以为苑刚是在开玩笑。当他发现他竟然是认真的时,顿时大怒。他对苑刚说:“你不是人,你是个畜生”之后两人就打了起来,于是才有了上面的锤击、枪杀、分尸一系列动作。

按赵利在庭审中描述的,苑刚是一个“脾气差、粗暴的人”。并且据他所称,和苑刚共同居住时,他至少“往回带了上百个女孩”,私生活极其混乱。

赵利的女儿赵一铭,也就是苑刚的表侄女,英文名Florence Zhao,多年来一直以“温哥华富二代”自居。她在社交媒体上的毫不掩饰的炫耀:我性感,我是CEO、设计师、创业家,独立品牌FLO.Z activewear and lifestyle.创始人,设计硕士。

赵一铭在《公主我最大》

2015年,赵一铭在加拿大参加一个叫《公主我最大》(Ultra Rich Asian Girls)的真人秀节目,成为网红。这个专门展示加拿大亚裔富二代炫富的真人秀,最后没能在电视台过审,只能以网综形式在YouTube播放。主要内容,就是展示亚裔富家女“极致奢华的生活”,她们“异于常人的青春”,以及自以为深刻的人生道理。

这些所谓的富家女,在节目中拿腔拿调,嘲笑温哥华一家著名餐厅,没有神户牛肉是个“美食上的悲剧错误”,赌场里一掷千金,奢侈品店评头品足暗自较劲,买80多万的VCA项链,嫌弃400万的钢琴,手拿爱马仕和自称“全中国只有两个的限量版Chanel包包”。

赵一铭就在节目中带着小姐妹们参观表舅苑刚的豪宅、劳斯莱斯、以及私人岛屿,一边介绍一边说,这是“我的房子,我的车,我的岛”。

在苑刚买的岛(Pym Island)上,赵一铭带着其他嘉宾和剧组不厌其烦的介绍,岛上的别墅里都是古董,这个岛有专门的管家打理。剧组一起在岛上钓螃蟹、吃海鲜,明里暗里互相较劲,这一战终于让她成了节目里的“一番”。在采访中,工作人员问她为什么这么自信,她回答说,“我的自信来自我的经历,我的家庭以及我的父母”。

她没有想到的是,地狱已经快要到来。之前那些赞美和聚光灯,很快要被全世界网友指收回来,他们纷纷指责:你炫的那些,都不是你的。

2015年5月21日,赵一铭发了最后一条微博,称“这些天是我最黑暗的日子,……等待真相”,随后清空了她所有的微博。

2

争遗产

三年过去了,赵利行凶的刑事案件还没结案。苑刚的遗产纠纷又掀起新高潮。

由于案发突然,苑刚去世前没来得及立遗嘱,据法庭称,他遗留的资产约合1600万加元,折合人民币近9000万元。苑刚生前虽然一直是未婚状态,但这位富豪被爆曾与大量女性有染,也拥有多名私生子。自然,这些自称生下他的孩子的女性,在他死后很快开始了激烈的遗产争夺。

5个生母,7名子女

已经持续一年多的遗产案中,先后有5名女友,带着7个子女作证要求分割遗产。最后据苑刚弟弟苑强称,做完亲子鉴定后确定5个子女是苑刚亲生。

苑刚案关系图

根据加拿大遗产法,如果某人去世,生前没立遗嘱,若能证明自己是这人的同居配偶,便有权分得一半遗产,其余遗产分给合资格的孩子。目前遗产案由2名自称是苑刚同居配偶的女子共同提起诉讼,她们的分别被法庭成为M1(一号母亲)和M5(五号母亲)。

M1声称,她与苑刚于2004年5月在中国相识,之后开始约会,当时她还未成年。不久,她搬进苑刚父母的住所,开始与苑刚同居。两人曾分开一段时间,但在2007年8月复合,再次一起生活,直至苑刚遇害。M1还表示,在2008年12月,她与苑刚的孩子出生。苑刚经常飞往加拿大做生意,而她与孩子没有随同前往。在2008年底到2009年初,苑刚告诉她,他打算待生意稳定,会安排家人到加拿大一起生活。

2014年8月,苑刚为保住永久居民身份,加上生意上的事,决定在加拿大长住。次月,她和孩子(案件称之为“孩子一”)获得加拿大旅游签证。

M1说,苑刚原来打算带她和孩子,以及苑刚的母亲一起来加拿大,但随着苑刚被杀,这一切安排都成为泡影。之后她带孩子到加国,出席了苑刚的葬礼。此外,即使苑刚过世,她一直与苑刚家人保持良好关系,不时在一起过中国节日。

68位女友和大量不雅视频

另一位母亲M5上周在法庭上声称,她当年怀孕后于2014年夏季来到温哥华,在苑刚西温住宅同居时,偶然在一个U盘内,发现了苑刚的“女友名单”,人数多达68人,也有苑刚与女子的性爱视频、女性裸照,以及3段由苑刚拍摄3个孩子的视频。

她说看到后全身颤抖、不停哭泣,感到自己受到莫大的欺骗,但冷静下来后决定不去质问苑刚,而是避免冲突找借口先返回中国。M5称,不想让苑刚知道她是发现了这些丑恶的事情才走。听说她要回国,苑刚很惊讶,说不是商量好去美国生孩子吗?

此后,M5还是由母亲陪伴在美国生下孩子,费用都由苑刚支付,他也曾前去探望。M5说还没来得及和苑刚讨论此后孩子抚养费,只说了自己希望苑刚自觉履行父亲责任,否则通过法律解决。

根据M5的陈述,苑刚曾在2014年向她求婚。当时苑刚说他年纪不小了,希望找个人安静过日子,还说他的朋友刚在美国结婚,所以也建议M5和他在美国结婚,但M5说她当时回答说,感到苑刚脾气不太好,双方应有更多了解。

03

未完待续

因为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都与苑刚的财产相关,牵连复杂,法庭在审理过程中,真相仍然在不断更新。

2亿资产

根据温哥华法庭的报告,1973年出生的苑刚,在加拿大共有两处房产,分别是凶案现场乔治亚国王路963号和温哥华桑那斯区The Crescent 3333号。

桑那斯区豪宅

其中3333号豪宅,是温哥华的“甲级历史遗产建筑”,这栋多铎式建筑居住面积11598平方尺,有10个卧室,7间卫浴,每年地税都至少需要缴纳5万多加币。法庭给两幢房子的估价分别是1080万和2200万加元。

除了房产之外,苑刚还在加拿大创办了一个农业公司,以这个公司的名义在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购买了7343英亩的土地,这片农场2016年的估值在500-600万加元之间。

此外,苑刚在加拿大还有一部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小汽车,估价19万加元,一辆黑色宾利豪车,由于还在维修,法庭没有给出估价。

苑刚有两个海外银行账户,余额为220万加元。还有电器,游艇之类的资产。所有加总,苑刚在加拿大的总资产为四千万加币左右,约合两亿元人民币。

而在国内,据称苑刚名下有11部车,包括五辆奥迪,一辆雷克萨斯,一辆帕杰罗和一辆劳斯莱斯。这11辆车中,有8辆是北京牌照,3辆是唐山牌照。他还曾有两套北京的房产,在2016年市价分别达到1亿元和2500万元,不过其中一套因为一笔1500万元的公司贷款作担保,已经在2016年被查封。

庭审时出示的苑刚枫叶卡复印件

2007年,苑刚通过投资移民到温哥华,拿到枫叶卡。然后又相继买了萨省农场,2套豪宅,1座私人小岛。在向加国转移个人财产期间,他还成为加拿大华人联合总会(华联会)副会长,这个组织是温哥华地区较大规模的中国大陆背景侨团,由几十个集体会员组成,副会长人数众多。

判决延期

而把豪宅放到赵利夫妇名下,并不真的是因为他慷慨大方,照顾亲戚,而是为了避税。

在加拿大,虽然福利高但税收一样高,虽然温哥华的房产税率,相比起来是加拿大大型城市中最低的,按照2018年平均0.24683%,苑刚的两套豪宅每年加总来看起码要交八万元加币的房产税。更重要的是,苑刚移民后在不断转移资产,按照加拿大的规定,如果移民之后资产高于申报时的资产,需要说明新增的资产来源,为什么不申报,为什么不缴税?税务问题,在加拿大既十分严肃,又十分头痛,如果被查有问题,除了巨额罚款,还可能被税务局持续重点追踪。所以很多华人会暗地里把房子放在亲戚名下,这就是所谓的“人头避税”。

如果赵利真的是苑刚的“人头”,那么长期寄人篱下的他们,在苑刚开始觉得养活了太多“闲人”后对之有怨气,两方的矛盾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苑强在案发赶往温哥华后,立即通过律师团队紧急向法院申请苑刚遗产的管理权。申请文件中称,苑刚家属担忧赵利、李小梅会凶案所在的豪宅用来作为赵利保释的担保品。而且案发第二天李小梅就从苑刚账户上转走200万,直接构成赵利和李小梅二人的“不当得利”(unjustly enriched)。

因为没有立遗嘱,苑刚的遗产要经过加拿大法庭漫长的审理,才能最终判决遗产分配方式。赵利也已经在12月6日成为苑刚遗产案的证人,为涉案的两名母亲和五个孩子出庭作证。

根据目前的情况,赵利的刑事案件又要延后到2019年才能再次开庭审判。苑刚一波三折的人生故事,似乎远没有结束的意思。

线索爆料:fuchao@17getf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