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播电视剧《都挺好》所暴露的生活真相,很扎心

【环球华语2019年3月16日安娜】最近热播电视剧《都挺好》中苏明哲这个人物十分不讨喜。 网友对他的普遍评价是:自私自利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既得利益者。

01

母亲去世后,苏明哲以苏家长子的身份应承下父亲养老事宜,承诺葬礼结束后就将父亲接到美国养老,可回到美国,他才得知自己被裁员了,作为一个背负高额房贷的失业中年人,压力不言而喻。妻子吴非劝苏明哲和家里人实话实说,可名校毕业,从小就是学霸的他哪里放得下身上的学霸包袱,碍于面子,他只得咬牙死撑,却因此闹得两头不愉快,养老计划被迫宣告失败。

妻子抱怨他死要面子不顾自己的小家,父亲和弟弟也不理解他的难处,只认为他是出尔反尔不想尽孝。在妹妹苏明玉的暗中帮助下,苏明哲终于得到了新工作。他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就说要单独出资给父亲买一套房子再雇一个保姆养老。弟媳提议要共同承担买房费用时,他竟也一口回绝,说:“谁让我挣得比你们多呢”。

事实上,他们夫妻并没有多少存款,况且失业期间没有收入,新工作还未入职,加上美国的房贷和高额税金,经济实力并不允许他再单独出资给父亲买一套房。可即便是一家人挣扎在温饱线上,苏明哲继续打肿脸充胖子,死撑着面子答应买下500万的房子给父亲,把妻子气得离家出走。赡养父母本是子女义务,可在苏明哲这里,却成了炫耀存在感和身份感的资本,而这一切竟要妻子和孩子降低生活质量来买单。用妻子和孩子的生活,撑起自己的孝心,成全自己的道德标杆,这样的孝道早已变质。

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死撑着放不下身上的包袱,最终受累的不仅是自己,牵连的还有爱人和孩子。就像亦舒说的:“面子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易放下的,同时又是最没用的东西。” 一个成熟的成年人,都懂得认清现实,不随意给自己加码,也不刻意死撑。

02

《一代宗师》里有一句台词:人活一世,有的人活成了面子,有的人活成了里子。活成面子的人,往往会因为死要面子而活受罪,只有那些活成里子,不靠面子死撑的人,才能舒心自在。

记得2017年东方卫视春晚中贾玲饰演的小品《一年又一年》中有这样一幕:为了面子,贾玲和家人谎称自己在上海混的很好,还吹嘘自己在外打拼三年,已经当上了大老板。结果春节回家过年,万般吹捧之下,迎接她的还有令人一愣接一愣的套路:先是小婶要求她帮自己的女儿解决升学问题,给弄个正经的一本,接着是二叔让她帮自己的儿子解决买车摇号问题,直接给弄个上海户口。这两个问题,就算贾玲真的混成了大老板也爱莫能助,何况她只是学校食堂里的一个小小服务员。为了一点虚无的面子,贾玲给自己套上成功人士的标签,最后却在这种包袱的裹挟下死撑。答应叔叔婶婶的要求吧,为难了自己,根本办不成事;拒绝叔叔婶婶的要求吧,落得个六亲不认没良心的名声。小品的最后,贾玲和家人摊牌,含泪吐露这些年在上海打拼的不易,同时也承认自己其实混得并不好。当她放下心底的包袱不再死撑的那一刻,一切都变得更美好。不再靠那些虚无的面子死撑,与亲人的交谈也变得更真实,不再是那些阿谀的奉承和虚情假意,更多的是发自内心的关怀与温情。

涂磊说:“面子在没有实力支撑的时候,是不存在的,因为没有足够的里子。” 真正有面子的人,不是衣着奢华,也不是高调浮夸,而是低调内敛,有实力却又不装腔作势,不拜高踩低,更不会死撑着打肿脸充胖子。

03

前阵子,“连衣裙客单价低于128元”被群嘲上热搜,客单价低于128元的女孩由此被称为“廉价女孩”,也被许多功利男士列为不适合谈恋爱的人群之一,可在我看来,这些“廉价女孩”最让人钦佩。世界本就不是千篇一律,有人生在罗马,就有人天生穷困。对许多平凡人而言,或许努力打拼一辈子的上限也够不到别人的下限。唯有认清现状、接受现实,并努力去创造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才能不负此生。普通人不偷不抢不犯法,根据自己的经济实力购买能够消费得起的平价物品,总比虚荣地透支信用卡甚至高额贷款要来得更可贵。如果人人都打肿脸充胖子,摒弃平价商品,死撑着去追求望尘莫及的奢侈品,势必会因为实力和欲望不匹配而引起心理不适。甚至因此放弃一些人生底线,从而引发系列问题。

人一旦去追求那些和自己实力不匹配的东西,就离被欲望吞噬不远了。李嘉诚曾说:“一个人一定要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不要逞强,不要做力所不能及的事情。”  承认自己的贫穷、无知、不够优秀等等,都不可耻,最可耻的是虚荣地为了面子死撑。

越是出色的人,其实往往越是忘我:他们会忘记自己的博学,忘记自己的富裕,忘记自己所取得的成就和荣誉。更懂得放下面子这些虚无的包袱,不会死撑着和自己过不去,也不和人生较劲。

04

曾看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青年背着个大包裹找到无际大师:“大师,长期的跋涉已经使我疲倦到了极点,为什么我还不能找到心中的阳光?”  大师问:“你大包裹里装的什么?”  青年说:“它对我可重要了。”  于是,无际大师带青年来到河边,他们坐船过了河。上岸后,大师说:“你扛着船赶路吧!” 青年很惊讶:“船那么沉,我扛得动吗?” “是的,你扛不动它。”大师说:“过河时船是有用的。但过了河,我们就要放下船赶路。否则,它会变成我们的包袱。放下它吧!生命不能太负重。”

当青年不再死撑,而是放下包袱赶路,他的前路一片坦途,心境也变得豁然开朗。

白落梅说:“背上行囊,就是过客;放下包袱,就找到了故乡。” 人生本不必如此负重,放下面子及那些虚无的包袱,不再死撑,才能轻装上阵,走得更快更远。

人要学会适时为自己清零,不苛求达到他人心中的完美,只求无愧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