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动美国的、有史以来最大的高考舞弊案,中国富豪力建奇功

【环球华语2019年5月12日转自网络】2019年3月,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高考舞弊案公之于众,轰动全美。

一个多月后,中国网络突然爆发了对这场舞弊案的熊熊关注。

大洋彼岸的中国瓜民们突然发现,这个涉案金额2500万美元的舞弊案里,最大一笔高达650万美元的支付,来自中国企业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而另一笔120万美元的高额支付,也来自一个神秘的中国郭姓家庭。

没错,两个中国家庭,就撑起了全美舞弊案中近三分之一的贿赂金额……

顿时,每一个买过“步长脑心通”的患者都觉得那650万美元中夹着自己的血汗钱。

 很多人以为,正是因为美国舞弊案爆发,赵、郭两家才被“拔出萝卜带出泥”。

其实并非如此。

事实上,如果没有郭家这120万美元,FBI恐怕还摸不到名校招生舞弊这条线呢。

事情要从头说起……

1

2018年初,波士顿的检察官调查到一起证券诈骗案,其中一名嫌疑人Morrie Tobin托宾,是一名金融高管。这位托宾高管的认罪态度极其端正,为争取宽大处理,不仅积极配合调查,还主动向检方爆料,说有人向自己索贿45万美元,承诺把自己女儿送进耶鲁大学。

其实这个料跟证券诈骗案并没有关系,但毕竟牵涉刑事犯罪,又是全民关注的教育公平问题,波士顿赶紧把这条线索转给了FBI。

FBI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随即联合了IRS(国税局)和司法部,对这个案子展开深入调查,还取了个代号叫做“Operation Varsity Blues布鲁斯校队调查”。

没想到越查水越深,斯坦福、耶鲁、南加州大学等美国顶尖名校都卷入其中。FBI前后出动了200多名探员,调查历时一年,目前已经逮捕起诉了50人,其中包括好莱坞明星、名校主教练、知名企业家、成功的投资人等美国名流,和多名教育管理人员。

——托宾高管自己大概都没料到会有这么大杀伤力。

回到2018年4月12日,托宾高管与索贿人在一家酒店房间里见面——难怪人家有“包进耶鲁”的底气,原来索贿人是耶鲁大学女子足球队的主教练Rudolph Meredith麦瑞迪斯

 可别小看美国名校校队的主教练——美国大学向来重视体育荣誉,名校更是金字招牌,直接输出职业运动员,所以校队主教练往往收入丰厚、大权在握,可以向招生办直接举荐中意的运动员。

麦教练在美国足球界也称得上知名人士。自1995年成为主教练,他已经在耶鲁女子足球队效力24年,带领球队获得常春藤联赛冠军。连续三年被评为美国东北年度最佳教练,2017年当选年度新英格兰教练,2019年1月(尚未案发)还入选了康涅狄格州足球名人堂。

见面后,麦教练开门见山,对托宾高管说,自己可以把他女儿运作成“体育特长生”,然后招进耶鲁大学女子足球队——给我45万美元,圆你一个耶鲁梦!

——可惜麦教练不知道,此时的托宾高管,已经转成FBI的污点证人,他身上藏着FBI的隐形录音设备,这次约见麦教练就是为了取证。

麦教练现场先收了2000美元的现金,其余的钱约定转账。6天后,托宾高管通过FBI控制的银行账户,向麦教练在康涅狄格州的账户汇了4000美元。

好了,证据在握的FBI,立马约麦教练出来“喝咖啡”。其实此时,FBI对麦教练的判断还仅限于这6000美元的欺诈。

没想到,麦教练跟托宾高管一毛一样,在认罪招供这件事上都要附赠惊喜大礼包——他当即交代,自己这可不是初犯,更不是未遂,去年刚帮一名中国女生Sherry Guo进入耶鲁,事成之后还收了40万美元呢

啥?40万美元?进耶鲁?还“事成”了?

根据麦教练的招供,2017年11月,Guo Sherry的家长,由洛杉矶一名财务顾问牵线,结识了美国教育咨询人William Rick Singer辛格。辛格拥有两家教育咨询公司,和一家慈善机构,平时主要做高考方面的咨询。

郭家长跟辛格说,想向美国顶级大学捐赠,为自己女儿申请大学铺路。

辛格随即找到麦教练,给他发了郭妹子的简历和申请书。麦教练一看,郭妹子的爱好是艺术啊,可自己是耶鲁的足球队主教练啊,体育教练没法招艺术特长生啊!

辛格表示:不要问不要说一切尽在不言中,我马上就让她学会踢足球!

几天以后,辛格就给麦教练发来了新简历,压根不会踢球的郭妹子摇身一变,成了南加州大学精英足球俱乐部的副队长!

于是,麦教练向耶鲁招生办表示,校队需要郭妹子的加入,说她是“中国国家足球少年预备队的队员,因为今年春季受伤,所以推迟到现在才特招她”。

就这样,不会踢足球的郭同学,凭借着假造的足球运动员身份,被耶鲁大学录取。

事成之后,辛格给麦教授一张40万美元的支票。

原来赚钱如此容易!麦教授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此决定自己开拓财路,这才去向托宾高管索贿,还抬高了5万元作为升值空间,可以说相当有商业头脑了。

只是没想到托宾高管自己犯了事,一个大礼包把麦教练给供出来了,麦教练只好再追加一个大礼包把郭妹子一家和辛格也供出来了。

2

假如辛格亲眼目睹这一幕,肯定要抽自己俩耳光——为什么要找麦教练这种猪队友?!

辛格今年58岁,创办了两家教育咨询公司。在咨询中,他收集了一些高端客户,这些客户都来自精英阶层,收入不菲,孩子虽说资质平平,爹妈却都怀揣一颗望子成龙的心。于是,他们成为了辛格新开拓的目标客户群。

辛格的网站宣传语写着:

多年来,辛格和他的教练团队已经帮助成千上万的学生实现了名校梦想,帮助孩子们释放全部潜力,踏上人生佼佼者之路。

没错,辛格确实把很多有钱人的孩子送进了名校——不过释放的并非“孩子们的潜力”,而是他自己以身试法的贪欲和侥幸心。

辛格说:

进入名校有三扇门:一是前门,你自己走进去;二是后门,借助外力推进去,但得花十倍的价钱;而我,创建了一扇‘旁门’。

正门不用说,就是堂堂正正过关斩将考进去。

后门是说美国私立大学一直存在的“校友子弟录取名额”和“捐赠人录取名额”。这道后门虽然备受争议,但却是合法的。

比如哈佛大学那个神秘的大学资源委员会(Committee on University Resources,COUR),捐款才能进,起步价100万美元。

录取的代价The Price of Admission》一书做过统计,COUR里424名成员,其中218名成员的336名子女都进了哈佛。而在COUR之外,哈佛的最终录取率不到5%,这差距简直令人心颤。一些巨额捐款人的子女,SAT分数比哈佛平均分低一两百分,仍然被录取。

就像美国第一女婿Jared Kushner库什纳,高中时成绩平庸,但架不住他爹1998年就给哈佛捐了250万美元,一举把他兄弟俩都送进了哈佛——你别说,这250万投资真是值了,库什纳在哈佛结识了川普千金伊万卡,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走合法“后门”当然理想,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

《纽约时报》估算,250万只能搞定1998年的哈佛,现在水涨船高,至少也得1000万美元。这个价码,只有少数富豪家庭才给得起了。

所以,针对那些“富裕而不富豪”“孩子平庸但爹妈却心怀名校梦”的家庭,辛格为他们度身定做了这第三道门。

不得不说,相比于动辄上千万美元的COUR,辛格的“旁门”还真是良心性价比。案发后被起诉的家庭,大部分支付的费用为1.5~7.5万美元,最少一家居然只付了几千美元——简直是充话费送的……

那辛格具体如何运作呢?

3

请看辛格旁门三招

第一招:伪造体育特长生

送郭妹子进耶鲁,用的就是这一招。

但麦教练不知道的是,郭妹子那个担任足球副队长的假资格证书,是辛格买通南加州大学助理教练Laura Janke伪造的。

麦教练更不知道的是,事成之后,辛格给郭家提供了一份账单,郭家分几笔支付了一共120万美元。而辛格把其中40万美元分给了麦教练。

同样操作的,还包括另外一家中国富豪赵涛的女儿赵雨思,辛格为了让赵雨思能够进入斯坦福大学,帮助她伪造了帆船运动员的身份,和一系列的获奖证书。

事成之后,赵涛给辛格支付了650万美元。

除此之外,还有美国女星Lori Loughlin罗格林一家,罗格林因出演情景喜剧《Full House》走红,而她丈夫Mossimo Giannulli莫西摩是知名时尚设计师。

她家两个女儿Isabel和Olivia,都由辛格搞定了“划船运动员”的假资质,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被南加州大学录取。莫西摩夫妇为此一共支付了50万美元。

 罗格林与两位女儿

说起来,19岁的小女儿Olivia还是个网红,在Instagram 和YouTube有上百万粉丝。

2018年秋季,Olivia拿到南加州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在YouTube上发视频分享,满不在乎地说“不知道会去上多少课”“真不在乎功课,你们懂的”“还是更想多多体验派对”……

结果被网友一通怼,说她不想上的话就别上,是想炫耀特权吗?

两天后,Olivia又发视频道歉,承认自己说了一些非常无知和愚蠢的话。

这边厢余波未平,那边厢辛格案发,罗格林被拘,缴纳了100万美元才得以保释。这下南加州大学确实可以不用去上了,Olivia的网红之路也凉凉了,知名化妆品牌“丝芙兰”麻溜结束了推广合作,惠普也火速删除了她们母女拍摄的广告。

为了打通“名校体育特长生”这条捷径,辛格可谓煞费苦心。

他和学生父母一起给孩子编造体育特长生的假资历,让孩子摆拍体育活动的照片,或者干脆把孩子的脸PS到运动员身上,作为证明递交给学校。

辛格伪造的体育特长生照片

此外,辛格还成立了一家非营利的慈善机构,名为Key Worldwide Foundation(KWF,全球重点基金会),声称其主旨是帮助贫困学生入学,帮助更多年轻人接受多种形式的教育,比如让街区里那些惹是生非的帮派年轻人去打篮球、从而减少暴力行为,等等。

——说得是真好,但实际上却是辛格用来洗钱的幌子。

KWF主页

辛格让家长们把一部分钱打给KWF,伪装成“慈善捐款”——比如郭家支付的120万美元中,就有90万打给了KWF;而罗格林家支付的50万美元,也有20万打给KWF。这样,辛格行骗时更加得心应手,而这些家长还因为“慈善捐款”而获得了免税额度。

2013-2016年,KWF共收到捐款706.6万美元,支出495.4万美元,其中174万美元直接给了大学体育项目,包括耶鲁大学、南加州大学、纽约大学、德克萨斯大学等。比如辛格付给麦教练的那张40万美元的支票,就是从KWF开出的。

后续调查发现,KWF还涉嫌税表造假,比如它声称给另一家非营利组织Friends of Cambodia(柬埔寨之友)捐款,资助柬埔寨的贫困大学生,说2015年捐了1.92万,2016年捐了1.855万,其实一毛钱也没给——完全可以想象这些钱实际上到哪去了。

这就是辛格的旁门第一招,通过慈善基金、名校教练、特长资格,把家长和名校连接起来的一套组合拳。

辛格旁门第一招

本来,辛格这套组合拳,八年来运转安全。没想到居然被个证券案子牵出来,落得个全盘皆输。

其实要我说,要怪就怪郭家!

辛格此前跟美国人的业务,大部分都是几万美元搞定,罗格林身为明星,两个孩子一共才50万,也算细水长流、四平八稳了。

谁曾想郭家这么财大气粗,一高兴就付了辛格120万;辛格一高兴,就给麦教授分了40万;麦教授一高兴,就决定自己再赚45万——自己跑出去开拓业务,张口就敢跟人索贿,真是毫无犯罪警惕性,难怪让FBI一锅端了!

看吧,这哪是郭家被拔出萝卜带出泥?这明明是郭家这条肥鱼勾得麦教练馋瘾大发,不管不顾非往池里蹦,脚一滑把辛格也给拉下水,大家全都淹死了!

第二招:伪造LD残疾

LD就是“学习障碍症Learning Disability”。LD患者的智商和发育都没有问题,只是在某些特定领域(比如听力、对话、计算、推理等)会有障碍,导致学习困难。

在美国,LD被视为一种残疾,参加SAT考试时可以获得延长时间,并在一个房间里单独考试。这就给了辛格可乘之机。

在辛格案被逮捕的家长中,最有名的要数女演员Felicity Huffman霍夫曼,追过美剧《绝望主妇》的人都认识,她在里面演Lynette,还因此获得了艾美奖最佳女主角。

检方提交的电话录音中,2017年10月,霍夫曼明确说要买辛格的服务,提高大女儿的SAT成绩。还准备将来再给小女儿追加一份同款。

辛格很可能给她大女儿伪造了LD的诊断证明,所以她的SAT考试时间是其它学生的两倍;同时辛格还把监考人员搞定,在单独房间考试时给她纠正答案。最后她SAT的最好成绩是1420分,比预考提高了400分。霍夫曼因此向辛格支付了1.5万美元。

霍夫曼夫妇与两位女儿

案发后,霍夫曼也被逮捕,后以25万美金保释,但被限制在美国大陆范围内活动。

霍夫曼在洛杉矶美国法院大楼被拍到

4月3日,霍夫曼在波士顿联邦法院认罪。之后,她发表了向女儿的道歉书,说自己非常羞愧,但强调女儿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一无所知。

第三招:枪手替考

辛格麾下有一员神奇枪手,名叫Mark Riddell马克,今年36岁。他毕业于哈佛大学,曾是职业网球运动员。2006年后在佛罗里达州布雷登顿一所大型私立预科学校——IMG学院,担任高考准备主任。

这位青年才俊、马克枪手,可谓身怀绝技——说考几分就考几分。

替考,并不是分数越高越好,如果考生的成绩突然大幅度提高,会引起大学警觉;当然也不能太低,太低的话考生不如自己正常发挥好了。所以这个分数必须把握好分寸,稳中求升,不疾不徐,既让人欣喜,又不被怀疑。

每次替考前,辛格和马克会根据考生的实际情况,商量出一个合适的分数。然后,辛格会给马克一份考生笔迹的样本,让马克模仿。

学生提供的手写体样本以供枪手模仿

考试期间,马克就在考场附近的酒店等候,而辛格早就提前搞定了监考人。等开考后,辛格找人把考卷带出考场,交给酒店里的马克,马克模仿考生笔迹现场答题,最后肯定不多不少考到那个合适分数。

马克枪手还有一奇,就是既不缺钱,也不求财。

马克从2011年就开始跟辛格合作,七年来,辛格本人一共赚了2500万美元。而马克参与了30次替考,每次只收一万美元,累计也就30万——如此劳苦功高、胆大心细的技术人才,居然还不如那个傻乎乎又爱惹麻烦的麦教练一次赚得多。

但是,马克本人并不在乎酬劳,也不缺钱,犯罪动机真的既令人困惑,也让人叹息。

辛格旁门三招

八年来,辛格苦心经营、做大做强,用旁门三招把有钱人家孩子一波一波往名校里送,自己也赚得盆满钵满。

只可惜,俗话说得好:常在旁门走,哪能不撞头?

4

2019年3月12日,FBI经过一年的深入调查,在全美展开突击逮捕。

被逮捕和起诉的共有50人,除了前面提到的始作俑者辛格、耶鲁的麦教练、马克枪手以外,还有另外8名大学教练——包括斯坦福大学的帆船教练、乔治城大学的网球教练、南加州大学女子足球助理教练等;还有2名SAT/ACT管理人员,1名监考人员等;

主犯辛格被判有罪,罪名包括欺诈、洗钱等,最多可能面临20年监禁
马克认罪,可能面临44万美元的赔偿
麦教练认罪

检方提供的文件中,辛格有700多位客户,但检方目前只对其中33名家长提起逮捕和诉讼,主要罪名是行贿和欺诈共谋。其余家长暂时未被起诉。

另外,检方目前尚未决定是否起诉孩子,他们认为很多孩子对父母的欺诈行为并不知情。

5

在这场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招生舞弊案中,中国瓜民们最关心的,无疑还是财大气粗、一掷千金的赵、郭两家。

在舞弊系列案中,作为第一个被查获的郭家,至今都没有曝光真实身份。事发后,郭同学立即删除了全部社交媒体的账号和信息,而媒体至今也没有查到任何其父母的背景信息,不禁让人越发好奇。

倒是赵涛全家和步长制药,已经被热情网友们扒个底朝天。多年前,赵步长为了将脑心通从地标升国标,给郑筱萸行贿一万美金,步长制药每天的销售费用高达2000万,并且多次卷入药品回扣的丑闻当中。

2017年3月,赵涛的女儿赵雨思Molly被美国斯坦佛大学录取。7月30号,她在斗鱼上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网络直播,海报上她的title是“美国高考状元”。

在直播中,赵雨思说,她小时候成绩不算好,有一次听写只考了三十多分。上初中后,她只身来英国读书,经过刻苦努力,终于考上了斯坦福。她并没有刻意回避自己优渥的家境,说自己喜欢马术和绘画,这显然不是一般家庭能承受的爱好。

有网友问她考上斯坦福是否得益于其家庭背景?

她自信地说:并没有,因为斯坦福大学并不知道学生的家庭背景。

现在,斯坦佛大学想必已经知道了她的家庭背景,包括她爹向辛格支付高昂的650万美元,而辛格则为她伪造了“帆船运动员”的履历和一系列假获奖记录。

然后,今年3月27号,斯坦福把她开除了。

与此同时,那位凭借虚假的足球运动员身份进入耶鲁大学的sherry guo,也被开除了。

据报道,赵、郭两家目前尚未被起诉。同时,两家都已经聘请律师,发声明说自己其实是被辛格骗了,也是受害者。

但是,对这两个富豪家庭比较不利的信息是,他们应该很清楚辛格为自己的女儿伪造了材料。

美国高校要求申请者必须提供五种资料:

高中4年(9-12年级)每年成绩单;

考生自己写的文章;

 2-3封推荐信;

SAT, ACT或托福成绩;

考生的个人简历,包括校外课程,体育、艺术、音乐、校课外活动、社区参与、工作经验、人生经历等。

在这些材料中,郭妹子必然要填足球队副队长,赵雨思必然要填帆船运动员,这些都要他们自己签字确认。

而且耶鲁和斯坦福这样的名校录取,大概率还要面试,面试中大概率要问到特长生的特长。所以,辛格应该会派人培训她俩怎样谈论足球和帆船,以免路出马脚。

因此,她们不可能不知道辛格为她们伪造了履历,而她们的父母,不但很清楚这一点,还为此支付了数百万美元。

回看这一美国历史上最大的高考舞弊案,从东窗事发到波及到中国,其背后有着无数的偶然:如果郭家和赵家不是如此一掷千金,如果辛格没有对麦教练那么慷慨,如果麦教练没有去向他人索贿,如果步长制药赚钱不是那么容易,如果赵家的女儿考上斯坦福后不是这么高调。。。

但是,这一切,真的是偶然么?

  END  一

(本文转自网络,其观点和立场与本平台无关)